555000jc线路检测中心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产品中心 > 专题故事

重磅!防疫新政出台!疫情当下我们该如何做好防范?
作者:巩文桥

11月10日,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召开会议听取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汇报,研究部署进一步优化防控工作的二十条措施。为贯彻落实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精神,抓好疫情防控和优化调整措施的实施,国家卫生健康委发布《关于进一步优化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措施科学精准做好防控工作的通知》,通知从科学精准防控、防控措施优化、落实风险隐患措施和优化调整工作组织保障等方面进行详细的部署和调整。

1669184939163813.png

通知中指出,需加快新冠肺炎治疗相关药物储备。做好供应储备,满足患者用药需求,尤其是重症高风险和老年患者治疗需求。重视发挥中医药的独特优势,做好有效中医药方药的储备。

中医药方药是老祖宗留给我们的宝贵的财富,在新冠疫情防治方面,其发挥了巨大的临床优势和价值。为了积极应对新冠疫情,鲁南制药积极协调各方力量,加大源自经典抗疫名方——荆防败毒散的现代成方制剂启达力®荆防颗粒的科研与生产,并累计捐赠价值近4亿元的启达力®荆防颗粒,用于一线医护人员、疫情防控人员的预防用药。


荆防败毒散/荆防颗粒被多省市纳入新冠防治方案

在江苏、云南、四川、广东、河南、山东和新疆等七省/自治区发布的疫病方案推荐用药中,荆防败毒散/荆防颗粒均作为预防、治疗用药被纳入新冠防治方案。用于新冠肺炎患者、无症状感染者的临床治疗;密接人员的群体性预防;一线医护人员、疫情防控人员等的疫情防控工作。

图片14.png

点击图片直达首荟商城

01《山东省中医疫病防治方案(2022冬春季补充版)》

新冠病毒奥密克戎变异株感染的治疗方案:

症状:发热恶寒或未发热,咽红不适,鼻塞流涕,周身酸痛乏力,伴有咳嗽,痰少,大便秘结,舌淡红,苔薄少津,脉数;或舌红,乏力或无明显自觉症状。

若疾病初起,表证明显,未见入里化热者,可根据表证的属性酌情选用荆防颗粒、感冒清热颗粒等中成药。

流感治疗方案:

若疾病初起,表证明显,未见入里化热者,可根据表证的属性酌情选用荆防颗粒、感冒清热颗粒等中成药。

02《新疆维吾尔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中医药防治方案》

临床表现:恶寒发热,干咳少痰、或无痰,胸闷神疲,四肢倦怠,纳呆。舌淡红苔白腻,脉浮。


推荐处方:荆防败毒散合藿朴夏苓汤加减。

加减:伴口鼻咽干加芦根,恶心呕逆加紫苏、厚朴、生姜,腹泻便溏加白扁豆。

根据病情,可酌情选用荆防颗粒、藿香正气胶囊等中成药。

03《云南省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中成药使用建议》

临床表现:恶寒较重,发热或无热,干咳,倦怠乏力,咽痛不重,胸闷,脘腹胀闷,或恶呕,肢体沉重乏力,纳差,大便稀溏。舌淡或淡红,苔厚腻白润,脉浮紧或弦滑。

推荐方药:藿香正气散、小青龙汤、荆防败毒散、五积散等。

推荐中成药:藿香正气颗粒(或水、口服液、胶囊)、止咳丸、通宣理肺片、五积丸、午时茶颗粒、荆防颗粒、九味羌活丸等。

04《广东省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中西医结合防治专家共识(试行第一版)》

轻型-风寒夹湿

临床表现:低热或不发热,恶寒,周身酸痛,头重体倦,无汗,鼻塞声重,时流清涕,喉痒,口淡不渴, 轻咳,胸闷泛恶,纳呆,大便烂或正常。舌淡红,苔白厚或白腻,脉浮紧或濡。

方药:荆防败毒散加减

05《四川省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中医药防控技术指南(第五版)》

风寒夹湿证

临床表现:发热,微恶寒,头身疼痛,干咳无痰,口淡无味,不思饮食,胸闷,脘腹痞满,倦怠乏力,大便质稀软不爽,舌淡,苔白腻,脉濡。

处方:荆防败毒散合藿朴夏苓汤加减

06《江苏省中医药防治秋冬季疫病的专家共识》

临床表现:发热、恶寒,无汗,头痛,肢体酸痛,咽喉干痛,鼻塞,流清涕,喷嚏,或伴咳嗽。舌苔薄白,脉浮数或浮紧。

基本方:荆防败毒散

推荐中成药:荆防颗粒、正柴胡饮颗粒

治未病部分

治法:益气养阴,疏风解毒

推荐中成药:荆防颗粒、藿香正气胶囊(丸、水、口服液)

07《河南省新冠肺炎中医防治方案》

普通人群预防:

体质偏虚易感风寒者,荆防败毒散加减

(3).jpg

点击图片直达首荟商城

荆防败毒散的现代成方制剂

启达力®荆防颗粒/合剂作为荆防败毒散的现代成方颗粒制剂,1:1“复刻”了荆防败毒散的组方、药味,实现了与原方同样的治疗效果,剂型从苦味的汤剂变成了颗粒剂型,更加方便用药人群的携带、存储和服用。

◆瘟疫通治剂

启达力®荆防颗粒/合剂组方由荆芥、防风、羌活、独活、川芎、柴胡、前胡、桔梗、枳壳、茯苓和甘草共11味药材组成,该方源于四百多年的经典名方——荆防败毒散,荆防败毒散源于“治疫第一方”人参败毒散,亦是治疫良方,《本草正义》将其誉为“四时感冒之神剂”,明代《古今医统大全》将其誉为“瘟疫通治剂”。

◆启达力®荆防颗粒处方之妙

启达力®荆防颗粒处方之妙在于其可透散疏利全身各处蕴结不散的邪气,尤其是其处方中荆芥、防风这个药对的加入,使得方子相比前身人参败毒散更加疏散透利,邪气出路更加通畅。

该方疏散透利的巧妙功效,使得整个方子适应人群更加广泛,也不容易造成出汗太过的弊端,极大地增加了药物的普适性,这也是诸多防疫方案推荐将荆防颗粒作为新冠预防的重要原因。



参考文献:

1.胡杰,赵琰,屈会化. 荆防败毒散与疫病防治[J]. 中国中医药报, 2020(07).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