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5000jc线路检测中心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新闻资讯

知名药企,靠中药研发冲千亿,老板曾放话:要「无药可卖」
发布日期:2022-06-29 08:15:15       作者:555000jc线路检测中心       浏览:941


独家中成药未来价值正释放。


老板曾公开表示:“无药可卖”是其毕生追求,将健康中国2030“治未病”的理念贯穿其管理、生产之中,“大家不要生病,我们不用做药,我们做别的。


20年前,这家还是个以仿制药为主的企业,20年后,正经历从仿创结合向自主创新的转变。


欲靠中药冲击千亿,企业发展历程与掌舵者的所作所为,都将波澜壮阔。


微信图片_20220629081337.png

图片鲁南制药董事长、总经理张贵民


01、一个缩影


当业内都在讨论独家中成药未来是否有价值时,化药出身的张贵民,却选择相信中药,且更加笃定地选择中药创新研发、以及独家产品的打造,他说“一生只做一件事”。


6月22日,作为鲁南制药董事长、总经理的张贵民,登上山东省科技创新大会的领奖台。会后所有人举杯庆祝时,却不见张贵民的身影,他一头扎进实验室里冷静。那里,还有数百在研项目已被“按下加速键。”


也是在这里,上演了功夫不负有心人的故事。13年前,鲁南制药上任掌舵人赵志全研究员就获得了2008年度山东省科学技术最高奖;13年后,张贵民再获山东省科学技术最高奖。同一企业,前后两任掌舵人先后获省科技最高奖,在山东科技奖励史上,这是迄今为止独一份。


个体造诣,除了个人才能,还离不开这个时代所赋予的命运,观行业之变是关键。


目前,集采已进入常态化、制度化阶段,中药领域也不例外。湖北、广东已在全国率先开始中成药集采,业内专家表示,此次湖北联盟中成药集采工作效果良好,或将全国推广。


一边是中药发展蓝海,一边是竞争激烈的集采。对于企业来说,都需顺势而为,变中求发展。


作为中药起家药企的领导,张贵民表示,宁愿提高价格,宁愿挨骂,也不在质量上做任何负向动作,也不在原材料上偷工减料。


中药因偷工减料被查的并不少见。近期,10批次药品不合规被通报,其中多为中药颗粒,多数在装量、重量、性状上不符合规定。


作为一名制药人,张贵民曾放话,“无药可卖”是其毕生追求。“大家不要生病,我们不用做药,我们做别的。”对此,何梁何利基金信托委员会主席、评选委员会主任朱丽兰的评价是:鲁南制药成功研制了50余种国家级新药,让国内的患者用上质优价廉的药品,积极倡导“治未病”理念,为健康中国做出了突出贡献。


张贵民只不过是中药行业贡献者的一个缩影,其背后的企业、行业,所对应的过去,现在与未来都波澜壮阔,暗潮汹涌。


02、毫无血缘地交接  两个世纪的经历者


齐鲁东南端,距离省会不过200多公里的临沂,三面环山、沂河穿城而过,鲁南制药发源于此。


经历1次搬迁,3年翻番,4次更名。谁也不曾想到,一个净资产不足20万元的小厂,能成为这家知名药厂的起点,当时为了拯救这家经营困难的药厂,鲁南制药上一任掌舵人赵志全,身上背负2万元贷款,而27年后,公司一路舍命狂奔,成功跻身百强药企。


与一般民企不同的是,上任董事长赵志全并未选择家族继承,而通过遗嘱这种特殊的方式指定副总张贵民接班。当时三位公司元老颇为不满,甚至出现三天两闹董事会。


不得不承认,赵志全时代,是个人魅力与企业同辉的时代。被称为“时代楷模”的赵志全,当时所享有的政治待遇在中国企业家中并不多见,其也为鲁南制药留下很多宝贵财富。


至于为何将一家国际上都知名的药企交给毫无血缘关系的张贵民?北京大学曾就这一问题进行过课题讨论,通过一手访谈资料整理、了解鲁南制药的发展史,试图从两任领导者的个性特征、认知习惯、企业文化传承上解答,最终发现这一选择的背后,无论是上任掌舵者赵志全,还是如今掌门人张贵民,都有着对鲁南精神、鲁南文化的传承与创新,都认为中药企业要走上传承与科技创新研发之路。


2018年,鲁南制药完成百亿目标;在赵志全时代留下宝贵资源的基础上,张贵民迎着时代的变革,此时正带着鲁南制药朝着千亿目标迈进。


03、鲁南制药拿什么支撑走向千亿?


独家品种、渠道、科技创新、5个国家级技术研发平台.....让鲁南制药有足够的底气。


作为临沂产业带的标杆企业,鲁南制药从一个校办工厂发展成百强药企,除了时代楷模赵志全所代表的沂蒙精神的引领,更重要的是,鲁南制药所打造的一套“三级火箭”增长模式。


在鲁南制药内部,这种化药+中药+生物药的模式,被描述成一套标准话术:保持化学制药的优势,大力发展中药,做强生物制药。除了早年的化药和中药,在2003年就开始试水创新药。


作为底层支撑,鲁南制药建立了完善的研发体系。其中,包括从1999年就开始搭建的5大国家技术研发平台和11个省级技术研发平台,形成了一个以创新研发为导向的动力引擎。


单以中药制药共性技术国家重点实验室来说,这个组建于2011年的技术研发平台,10年来累计投入资金约为1亿元,但已经先后制定了23个国家药品标准,其中,有11项已经发布。


在自主研发之外,鲁南制药还先后与海内外80所院校形成广泛合作。比如,其与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华东理工大学、山东大学、济南大学,分别成立了生物技术、天然药物创新剂型研究中心等等。


这套药物创新体系,既是赵志全身上创新标签的来源,也是他留给鲁南制药的遗产。


不言而喻,接力者张贵民,也是科研的一把好手。


从1993年进入企业的第一天起,张贵民从车间技术员做起,一路走来,中试车间负责人、科研部部长、总工程师,再到鲁南制药掌舵人。有媒体问张贵民,做化药出身的药厂领导对中药如此相信,是什么改变了他?


“因为我看到了疗效、我向你们讲过的产品我都吃过,我清楚的知道,什么状态,拿什么样的剂量,每个剂量将会对应的变化,都是可以看见的。”正是这种对产品精细化的认知,让这个即使在15年之后才对中药比较关注的张贵民,有如此底气。


底气来自赋予产品科技创新后的表现。


鲁南制药的明星产品是最好的印证。2008年之前,国际公认最强效调脂药——瑞舒伐他汀钙,被外企垄断,国人想用,就必须花更多钱,自主研发更如登天。张贵民却挑起了这个担子,带领团队成员,十年如一日,最终成功构建了瑞旨®瑞舒伐他汀钙新制备体系,并实现规模产业化。药研究出来了,剂量上,张贵民联合高校,通过对国人的遗传多态性研究,最终确定,5毫克为最适宜国人的给药剂量。


在药品质量标准和制作工艺上,鲁南制药拥有全球最大的奥利司他原料生产基地,按照国家和美国标准,达标值并不高,但鲁南制药舒尔佳®奥利司他纯度高达99.9%,远超国家标准和美国标准;且采用自然生物发酵工艺,历经数十天高温发酵而来,不同于目前市场上化学合成的其他奥利司他产品。


在张贵民的引领下,鲁南制药还组建了国家手性制药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哺乳动物细胞高效表达国家工程实验室、国家认定企业技术中心等5个国家级科研平台和11个省级科研平台,涵盖了化学药、中药、生物药三大类别,能够同时进行100多个品种的新药研发。目前,鲁南制药在研一类新药30个,新药证书109个,药品生产文号364个,在研品种300余个。 


在鲁南制药,对科研的重视,除了在研产品,科研人员的待遇也是最高的,科研中心设施最好,且科研经费无上限,每年将销售收入的7%以上,甚至最高达18%的资金投入研发,并“上不封顶”。


在鲁南中药产品结构上,其共拥有85个中药产品生产批号,包括了22个独家中药品种,独家品种占比率高达四分之一,这在中药企业中相对比较罕见。


除此之外,鲁南制药还拥有诸多科研专利,以及估值高达121.9亿元的品牌价值优势。


04、独家中成药产品未来价值几何?


抢占独家,是每个药企想要的。


越来越多的争夺与关注,自然引来行业对独家中成药产品未来价值的探讨,未来到底是否还有价值且价值几何。


根据部分人观点,一是在质量上的大讨论,多数中成药地标转国标时,可能会按照相对低的标准进行,但按照鲁南制药的一贯做法,启达力荆防颗粒根据工艺特点,制定了高于国家现行药品标准的内控标准,有效地保证了产品的疗效。


二是对销售渠道的担忧。有业内人士认为,未来连锁药店集中化程度越来越高,导致兼并,小型药店被收购前所经营的独家中成药品种,会被大型连锁丢弃。


连锁确实不缺独家产品,但从市场角度,即使连锁不缺独家产品,也并非独家没有价值,从集采表现来看,是最好的印证。


目前,在集采扩大化和常态化下,中成药纳入集采是必然趋势。从独家和非独家品种的角度来看,独家品种中标价格维持优异。


全国,湖北联盟和广东联盟也开启了中成药集采的先河。从两省集采结果来看,湖北和广东平均降幅分别为42%、56%,当然这也只是名义降幅,实际降幅可能更小;特别是独家品种的降幅更加有限,较最高申报价格降幅仅为17%,可见中成药集采相较前几轮的化药集采降价幅度更温和。


在需求报量上,拿广东省中成药集采举例,此次中成药报量积极性高且范围广,首年采购期采购量为35.95 亿(片/粒/袋/支),其中公立医疗机构报量占比 94%,定点药店报量占比 4%。


从分品种来看,广东省中成药集采独家品种一共有 30 个,非独家品种一共有 23 个。由此看来,未来谁家掌握独家仍有较大利好。



按独家药品全国中标价中值来测算,此次广东省中成药集采,独家品种中,降幅在 5%及以内的有连花清瘟(以岭药业)、胃苏颗粒(扬子江药业)和四磨汤口服液(汉森制药),降幅在 5-10%以内的有麝香保心(和黄药业)、仙灵骨葆(国药同济堂)和苏黄止咳(扬子江药业)、喜炎平(青峰药业)和小儿消积止咳(鲁南厚普制药);降幅在 10-15% 之间的有小儿消积止咳(鲁南厚普制药)和肾康(世纪肾康药业)。


鲁南制药子公司鲁南厚普制药在此次集采表现良好。本次广东联盟集采覆盖品种和厂家范围广,整体降幅可控,尤其是独家品种降幅明显优于非独家品种,对独家品种企业颇为利好。


至于独家中成药品种所担心的渠道问题,2015年张贵民就已启动“医药+互联网战略”。此后几年,鲁南制药先后构建起了包括智能制造、品牌教育、数字营销和全时服务的链条体系,并先后与京东、阿里等巨头展开合作。


总而言之,独家中成药未来是否有价值,重要的还在于疗效、企业自身对品质的把关;在标准、生产工艺上(蒸煮)、包装上,都要有所创新,包括古方的现代化,不应只是换了个新包装,疗效也应更好。


变中求新,是王道。


文章来源:赛博蓝


Baidu
sogou